• 2040阅读
  • 0回复

[历史人文]有关池上楼的癸未纪事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发帖
40
金币
559
威望
5
鲜花
0
臭鸡蛋
0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0-11-03
— 本帖被 admin 从 历史人文 移动到本区(2017-05-20) 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■曾  巩 &_"ORqn&  
    网友901167写了《池上楼到底是谁的?》一文勾起了笔者的一段往事回忆,温州当年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失落感何在?钱市长留下的遗憾,让全市人民记忆犹新,结合现今打造“文化大市”实际情况,我们缺乏的是什么?是瓯越历史纪录?还是对文化的重新认识? [3t0M5x w  
    癸未年一些琐事,仍能予“文化温州”以启示,当时受宁波的“天一夜宴”的启发,为什么人家一个明清时代的藏书楼,都会搞的轰轰烈烈,我们则不能,我们的“文联”是不是麻木了,我们如要发掘历史文化记录,其丰富多彩丝毫不亚于宁波,宁波的历史记录似乎是从公元十世纪的赵宋时代(960—1126年)的明州开始的,而我们呢?永嘉郡治的设立是在晋代(公元323年)开始的,如果从温州的设立的时代(唐高宗上元二年,即公元675年)相比,也有三百年的先行,到了南宋,宁波由静海军节度,温州由应道军节度,地方风土人情,各有千秋,官场上两地都难觅登高一呼之人,真正影响两地的是地缘的偏差。中英鸦片战争定海一战,奠定了宁波日后发展的契机,设立市舶司,开明、药行两街的荣盛,在五口通商的称跎上增加了越来越多的砝码,宁波商人在沪上叱咤风云,宁波邦的领先地位有目共睹。1930年,蒋、阎、冯三人中原大战,老蒋就计划好萧甬铁路,1935年,钱塘江公铁两用大桥的落成,宁波与内地的联系就紧密了。 ~hS3*\^~M  
    而温州呢?想必大家都知道笔者不必多讲,这次只谈点文学史上的名人。谢灵运因为年代久远,所存留的诗作不多,不超过十首,我们对其的认识只能在诗仙李白的推崇的程度上了解,尤其是“谢公宿处今何在”、“谢公屐、青云梯”,令人不能忘怀,因此,中国的“山水诗”的鼻祖,非谢康乐莫属。1986年在楠溪江大桥落成时,清水埠边桥侧建起了谢灵运雕像,当时有许多人迷惑不解,难怪有市民说:这桥是这“老头子”捐资建造的吗?笔者认为这些市民没有什么好责怪的!人家越来越多注重打文化牌,为何不去不厌其烦的宣传历史文化名人呢?谁都知道人是决定因素,有些人会说有关谢灵运的历史纪录保留至今太少了,不好杜撰历史云云。请问那些戏说、传奇都是历史客观存在的吗?谁都知道那个《××微服私访记》都快杜撰得近乎荒唐的境地了,为历史学家所不齿,可还是有大量的FANS去追捧!想想!连东阳横店都在不断地“创造历史”,而我们呢,还却还在自我陶醉,把“牌”全都输光! Ho|o,XvLv  
    实际上在中国文学史留下一笔的有关温州的闻人不只谢公,还有郭公(郭璞,276——324),在司马氏晋室南渡时,实属诗赋大家,诗传二十余首,以《游仙诗》为代表作,比谢公(385——433)还早出一百年,盛行玄言诗,表现老庄思想,说郭公是道家先祖都不为过,温州的星相斗城建城顺理成章,温州人不崇儒有很大关系,郭公的成就当时被誉为“中兴第一”,在《文心雕龙:才略》篇写道:“景纯艳逸,足冠中兴。”《诗品》中:“宪章潘岳,文体相辉,彪炳可玩,始变永嘉平淡之体,故称中兴第一。”郭公能让齐梁的批评家有高度的评价,足以与谢公、陶公齐名了! 69t7=r  
    谢灵运世封康乐公,与温州有关的不仅仅是谢池,可惜的是作为郡守时间不到两年,除了写诗,在佛经翻译方面也有贡献,他曾经与慧严、慧观等和尚一起修改《大般涅槃经》的译文,经过他们修改的译本,文句就比原来的优美的多。谢的诗作有关温州最有名的是《登江中孤屿》、《登池上楼》。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”千古佳句是任何版本的中国文学史所提到的重要一章,我们为何要遮遮掩掩?我们的价值观哪儿去了? k0H?9Z4k5  
    在古永嘉太守中在中国文学史上地位最高的是丘迟,他的《与陈伯之书》被收入《古文观止》中,这是封历来最有名的信,这信尖锐地指斥了陈伯之“闻鸣镝而股战,对穹庐以屈膝”的行径,义正辞严地晓以民族大义,还从陈伯之个人安危来打动他。其中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”等充满抒情气氛的千古名句,历来为人们所赞颂。 lq:]`l,6@  
    正因为池上楼的作为一方名胜古迹,理应值得大书特书,为何“锁在深闺人未识”?是我们“睁眼瞎”,还是“白内障”?早在癸未七月十八笔者致同仁信中提到:今奉上《池上霓裳曲》策划蓝本一卷,敬请笑纳。筹此活动目的是给东瓯古城添彩,弘扬瓯越文化,向世界宣传温州,并推介千古名楼——池上楼。………一直对深居小巷的如园,感到有锁在深闺未被人识的感觉,更对池上楼“淹没”在城市高楼大厦丛林之中而深感忧虑,我们这一代人应该作为文明的建设者,而不是无动于衷。面对现实,我们只能用文字、语言、行动来表示温州不是文化沙漠,而是文明绿洲。在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这个大好时机来临之际,举办一次这样的活动意义非同寻常。一是昭示温州古老的瓯越文化底蕴;二是宣示温州现代企业风采;三是为了给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期间来自五湖四海的佳宾“加温”;四是贯彻胡总书记关于大力发展文化事业的重要指示。 CTl(_g  
    癸未年的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冲刺以偃旗息鼓而告终,本来想大张旗鼓宣示千古名园而落空,以温州当今时尚移植古典园林想法成了泡影,展现瓯越文化新品位则成了空中楼阁,这一切不得不让人倍感失落。 lbQ6 a  
O!:QJ ^8 d